已搜索到相关结果21条相关结果

被拐卖的孩子找到了,就是大团圆结局吗?

徐超轶1997年,山东聊城男子郭刚堂两岁半的儿子在家门口被拐。之后的24年,他骑着摩托车踏遍全国寻子,整个事件被改编为电影《失孤》,轰动一时。终于,在2021年7月,郭失散24年的儿子在河南被找到,公...

徐超轶

2021-07-23

又到一年毕业查重季:机器与人的战争

徐超轶临近毕业季,完成毕业论文成为高校学生的“头等大事”。在此过程中,最关键的往往不是论文完成质量的高低,或者所谓“创新性”的多少——事实上,至少对于大多数本科生而言,以其掌握的知识量,实难在本学科领...

徐超轶

2021-07-05

一直宣传“男女平等”,为何出生性别比还失衡?

作者:徐超轶随着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公布的临近,人口问题再一次引起了公众的广泛关注。除了对于老龄化程度加深与人口出生率下降的担忧,出生性别比失衡状况持续存在,乃至加剧,也成为突出的问题。事实上,在人...

徐超轶

2021-05-25

伤医事件频发,背后的原因值得思考

作者:徐超轶全文2900余字,读完约需6分钟近段时间,一系列恶性伤医事件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医生这一传统意义上高尚而体面的职业似乎正在面对着越来越多、不应属于这个职业的压力与风险。走到现在这种恶性伤医事...

徐超轶

2021-01-29

“不开除强奸犯学籍”的背后,如何看高校的自主裁量权?

徐超轶,法学研究生全文3800余字,读完约需8分钟对于强奸这一严重危害他人人身安全和人格尊严的刑事犯罪,竟然以一些完全无法说服人的理由“从轻发落”。这种“轻过重罚、重过轻罚”的处理结果直接挑战了最朴素...

徐超轶

2020-07-28

北京确诊病例上热搜,公布患者轨迹有必要这么曝人隐私吗?

徐超轶,法学研究生当危机状况逐渐过去,疫情防控和社会生活都要走向“常态化”的方向,对于之前的应急行动也就有了反思的契机和空间。也只有通过这种反思,克服疫情防控高于一切而忽视其他权利的问题,疫情防控才能...

徐超轶

2020-07-04

你口中的“白左”,指的究竟是谁?

徐超轶,法学研究生当公共讨论的热点发生变化,“白左”作为一个万能胶式的标签,具体的含义当然也会随之改变。从一开始针对政治经济领域的“左”,再到目前比较主流的针对社会文化领域的“左”,我们看到越简单粗暴...

徐超轶

2020-06-23

离婚冷静期不能“冷冻”离婚率,亟待政策补救

徐超轶,法学研究生《民法典》正式颁布,其中第一千零七十七条第一款规定,“自婚姻登记机关收到离婚登记申请之日起三十日内,任何一方不愿意离婚的,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撤回离婚登记申请”,此即近来引起广泛争议的...

徐超轶

2020-06-02

健康码颜色“渐变”,更要当心个人权利“渐丢”

徐超轶,法学研究生在疫情防控的背景下,“健康码”逐渐为国人熟悉与接受,其应用场景和互联互通性也逐步扩展。随着疫情防控趋于常态,部分地区提出,为满足疫情防控工作的需要,不如重新设计健康码这一仓促推行的应...

徐超轶

2020-05-27

面对突发疫情,中国过去都做了些什么?

徐超轶,医学院在读,实习医生编者按:1月20日凌晨,北京、广东、武汉接连发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情况。其中,武汉18、19日新确诊病例136例,广东深圳市确诊1例,北京市大兴区确诊2例患者。这也是武汉新型...

徐超轶

2020-01-20

加载更多
加载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