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鞭炮重新成为问题:今年春节我不再是环保主义者

张丰
2023-01-05

张丰

全文2000余字,阅读约需4分钟


这世界上不只需要物质,也不只需要进步和科学,它还需要情感和希望。


中午在楼下吃面,听到老板娘和她的女儿在讨论放烟花的事。老板娘说:还是不允许呀。女儿不解:很多地方都在放喽。


今天店里的人不多,很多平常来吃面的人,都回老家过年了。不管是我的老家河南,还是现在居住的成都,今年春节是否放鞭炮和烟花,都重新成为一个问题。


刚刚过去的元旦,已经给我们演习了一遍。跨年夜,很多城市的人都在放烟花。北京重申不允许放烟花,但是有视频显示,在天津等城市,警车和放烟花的人和平相处,消防队员严阵以待。


视频显示,消防队员对着正在放烟花的人喷射灭火材料,放烟花的人一边跑一边快乐呐喊——这样的瞬间,其实很好地代表了时代精神,过去的三年,人们已经忍受太多,现在太需要释放一下了。


重庆的冬天阴冷,但是跨年夜市民打着伞拥挤在解放碑;在成都,万象城据说去了几万人,手机一度没信号,大家等着电子屏上的倒计时,准备一起呐喊,迎接新年。但是,现场朋友说,倒计时牌坏掉了,大家都非常失望。


元旦,奥密克戎仍在肆虐,很多老人在医院里抢救,但这并不影响城市的欢乐气氛。人们迎接新年的劲头,多少有几分感人。这就是中国人,即便是生活在苦难之中,仍然需要一些彩头。2022快滚吧,2023好起来。


看起来,2023年也不会太顺。1月2日晚上11点,在河南省周口市鹿邑县,年轻人聚集在弘道苑广场放烟花,警方到场制止,那些年轻人和警方发生了冲突,破坏了警车。鹿邑县警方发布通告称,已经抓获6人,呼吁其他涉案人员赶快投案自首。


我很关注这个新闻,因为我老家就在周口。周口市10年前平坟引起全国人关注,前几年又全面禁止烟花。去年过年,我爸告诉我,他没有找到机会放鞭炮,因为警察一直在巡逻,据说发现人放鞭炮,真的要抓人。


发生在鹿邑县的事情,可以看作是不太遥远的回声:2023年的春节,人们燃放烟花爆竹的愿望更强烈了。


100年前,我老家的人普遍相信,放鞭炮能吓跑噩梦,也能驱散疫情。小时候,我在除夕夜站在放鞭炮的大人旁边,猛烈地吸几口硝烟的味道,也相信了这样的传说。


这一次疫情对农村的冲击极大,但是我老家和一百年前的应对,其实没有太大不同:很少有人去镇上的卫生院,更不要说去县医院了,至于ICU,更是遥不可及。人们在村医的辅助下,熬过难关。有人去世,无人恐慌,大家仍会正常参加逝者的葬礼。


在这种情况下,你有什么理由禁止大家燃放烟花爆竹呢?


常见的理由,当然是进步主义和环保。过去30年,中国就是处在这样的进程中,先是在大城市,然后是中小城市,最后是农村,禁止燃放,理由是烟花爆竹会污染环境。


我确信这个理由是成立的,实际上人们也普遍接受了这种进步主义的观念。但是,在2022年,这个理由似乎不再像过去那样有力:空气不好,会影响呼吸系统;但是,这莫名其妙的疫情,对呼吸系统冲击更大。在普遍咳嗽的时候,还有多少人在意过年时候的空气呢?


过去三年,各地都在强调“就地过年”,我老家郸城县,更是在去年喊出了响亮的口号,“恶意回家过年,先隔离再拘留”。中国人的情感生活遭到严重冲击,这样的禁令注定无法持久,当2022年12月放松的时候,迎来的是一种“报复”:很多人早早就回老家了,这也几乎让乡村和都市,处在同一波疫情之中。


那些专家还说:“随着春运到来,农村会在城市后迎来高峰……”他们不知道,今年和往年不同了。疫情高峰早来了,卫生部门还在做准备的时候,乡亲们都感冒了,一部分好了,一部分死了。


这就是今年的“过年形势”。在这种情况下,燃放烟花爆竹,才重新成为一个全国性的问题。


去年春节,河南农村都禁止燃放的时候,“进步主义”和环保主义几乎取得了彻底的胜利,是否燃放烟花不再成为一个问题,基层干部去执法和罚款就行了。而一年过去,燃放烟花爆竹不仅重新成为一个问题,而且是一个新问题。


换句话说,你无法再用过去的环保和空气,来说服这个冬天咳嗽的中国人。


燃放烟花爆竹,不再是一个环保问题,而是一个文化和情感问题:今年,中国人需要一些释放,需要一些声音和颜色,需要用双眼看到绚烂,需要幻想,然后再假装忘掉悲伤,重新开始新生活。


所以,我支持2023年春节,在尽量保证安全的情况下,恢复燃放,哪怕等春节结束,再恢复管制也不迟。


这几天的空气,不要太担心,因为每个中国人都有口罩。过去三年,他们经常戴着口罩,但是也没有保护好呼吸道。


小时候在老家,每年除夕我都和弟弟在半夜爬起来,哪家邻居放鞭炮,我们就去哪家观看,在地上捡起那些哑炮,回去剥开,收集里面的炸药。


大概16岁那年除夕,我像往年一样醒来,却没有起床去看放鞭炮的动力了,我弟弟感到奇怪,他自己偷偷起床,一个人去玩了。我感到放鞭炮很无聊。可能从这一天开始,我就失去了天真,变成一个困惑的青年了。


我爸是一个不同的人。在我印象中,他对燃放鞭炮烟花这些事,一直非常热心。小时候在老家过年,妈妈经常埋怨他:“花钱放鞭炮有什么意思,不如多买点肉啊。”


现在我知道,我爸是对的。他每年坚持在除夕夜早起放鞭炮,像小孩一样开心。这世界上不只需要物质(肉),也不只需要进步和科学,它还需要情感和希望。


关键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