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制菜不是人的异化,而是人的解放

刘远举
2022-10-27

刘远举(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全文3300余字,阅读约需6分钟


预制菜是市场提供的一个多样化的选择,它本身并不消灭多样化。市场不会消灭任何有效需求,正是市场经济的发展,使得人们的选择更多样。

 

预制菜,已经悄然进入中国人的生活。

 

预制菜是一种便捷菜品,厂家用现代工业的标准化流水线,加工和包装食材,然后通过冷链运输半成品。预制菜的保质期在半年到一年半之间,零下18度的存储方式,基本上能保持口味,消费者基本分辨不出。
 

预制菜简化了买菜、洗菜、切菜、烹饪等各种步骤,消费者只需加热或蒸炒,就能直接食用。店家只需取出料理包,按照说明书加热,倒进餐盘即可。现在餐厅的主要成本就是场地租金,预制菜不仅极大地缩减了时间,也减少了对厨房面积的需求、降低了成本。所以,预制菜已经遍布快餐店、外卖店等诸多场景。当消费者点一份外卖,甚至在餐厅点餐堂食,吃的都可能是预制菜。

 

预制菜的前身是冷冻料理包,可追溯至20世纪80年代末期。当时的产品简单,都是冷冻水饺之类。随着现代大城市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即食、即烹类预制菜产品有了更广阔的市场空间。外卖的兴起,大大刺激了预制菜行业的发展。从2015年起,预制菜行业开始快速发展。目前,不少A股上市公司进入了料理包市场,比如双汇发展、得利斯、圣农发展、龙大肉食等。一些互联网公司,也转向这个风口。根据艾媒咨询数据,2019-2021年,我国预制菜的市场规模从2445亿元增加至3459亿元,年均复合增速为18.94%。预计到2026年,我国预制菜的市场规模将突破万亿元,达到10720亿元。

 

不过很多人觉得预制菜太工业化了。在人人神往李子柒的时代,很多人对预制菜持负面的态度。比如,这样的观点:

 

“在资本主义下,人们的劳动被异化,劳动不再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合作,而是在冷冰冰的规则与算法之下,人在系统的规制下被动劳动,人也就此被异化成为整个系统的一部分,不再具有人的主体性。但所幸的是,资本不能侵入家庭。人要吃一日三餐,去菜市买新鲜的、带有水珠的蔬菜,买一只鸡自己宰杀,想吃什么就买什么。这不是算法能涵盖的,这是人生存自主性的‘最后自留地’。


东南亚文化中的菜市场,是最具有本地鲜活性的一个地方。韩国文化中有‘身不二土的说法,所谓身不二土,指身体和出生的土地合二为一,即出生长大的地方产出的东西最适合自己的体质。撇开身体上的因素不说,一日三餐的本地性,保持了人与本地社区的互动。回到家中,烹饪过程更闪耀着人性的光芒,多加一分盐或少加一分糖,一切都是自主的、能动的、鲜活的、不确定的,人的主体性由此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但预制菜剥夺了这一切。一个不知名的遥远地方的某台机器,生产出预制菜,然后根据你的日常口味,算法会推荐给你。你下单买到的预制菜,是一堆塑料袋中的工业品,然后,机器运送预制菜,再在算法调配之下运送到你家。你下班,从系统中脱离,回到家中,塑料袋被麻木地拆开,工业品被丢到机器中加热,然后机械地被吃下。这一切就是为了高效摄入葡萄糖、蛋白质,然后明天继续为资本打工。预制菜对家庭烟火气的入侵,意味着资本侵占了人的最后领地——家庭。人的主动性、本地性被彻底剥夺,人彻底地融入了机器,被异化为机器的一部分。预制菜与你给汽车加的油,在本质上别无二致,都只是为了机器零件的顺畅运行。”

 

很多人会激赏上面这段话,觉得它很深刻,揭示了人被资本异化的事实。但实际上,这不过是我随意敲出的文字,这类文字没有难度。对生活的抽象精炼,很大程度上就是全凭一张嘴,无法检验,怎么说都有理。因为抽象的过程,隐去了细节,但生活的真谛、生活的本质,在细节中。

 

预制菜的真相也在生活的细节中。

 


 

我喜欢吃辣的、味道重的,但因为孩子的缘故,家里做菜往往偏向孩子的口味,清淡、不加辣椒。做菜的时候,我的需求就被忽略了,毕竟,吃辣的人可以吃清淡的,不吃辣的孩子却无法吃辣的。解决的办法是上餐馆,或者叫外卖。去趟餐馆也麻烦,一个人去也无趣,于是,家里叫外卖就多起来了。但外卖也有不好的地方,一是更贵一些,二来外卖的食材好坏,肯定不如家里放心,还需要预先想好,往往等到吃饭的时候,再叫也来不及了。最重要的是,疫情的时候,是没有外卖的。

 

虽然我以前也知道预制菜,当时几乎没需求,也就没太大印象,但在疫情前囤货的时候,我发现了预制菜。我当时就在想,这真是太适合我了。立马下单,各种菜品、口味选了很多,放在冰箱中,想吃的时候,微波炉加热一下。不说大快朵颐,起码,想吃辣的需求得到了满足。

 

这是异化了我,还是解放了我呢?
 

换一个角度,做饭其实是一件繁琐细碎的家务劳动,不必再为我专门做一份,就减少了劳动。其实,批评预制菜,是站在美食家角度上的,但美食后面还有一个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微波炉没有烟火、预制菜工业化生产,却把很多人从家务劳动中解放出来。

 

这是异化了人,还是解放了人呢?

 

根据中金公司研究部的测算,一家面积20平方米、主要经营外卖、日均80单、实际客单价35元的餐饮门店,在采用预制菜后,食材成本从30%提升到了36%。而人工成本、租赁成本、能源成本、运营费用的下降可以覆盖食材成本的提升,总体上提高门店的外卖利润率。中央厨房具有独立场所,集中完成食品成品或半成品制作并配送,保障菜品新鲜并降低采购配送成本,可以减少约70%从业人员数量、节约30%配送成本。

 

餐饮商家利润提升了,但竞争还在,有些商家就会率先降价,最终,行业价格就会下降。这就像自动化生产线降低了汽车的生产成本,当所有厂家都降低了成本之后,就会有厂家降价争夺市场份额。最终,汽车价格下降,消费者享受到技术进步带来的实惠。所以,预制菜对商家的好处,也会转化为对消费者的好处。消费者花更少的钱就能享受到更多的菜品,享受到不用下厨的好处。

 

这是异化了人,还是解放了人呢?

 


 

或许有人会说,预制菜有防腐剂,还有各种添加剂。

 

想买没有添加剂的预制菜,肯定也是可以买到的。只要市场有这需求,厂商一定会满足,制作时可以不加,全过程冷链运输,然后快递到家。当然,这个需求被满足的前提是消费者愿意接受更高的价格。
 

其实,家里做菜也要用添加剂,比如味精,就是添加剂。不过久而久之,人们也就接受了味精。而且,家里做菜加的酱油、醋之类的,也有添加剂。其实,某种程度上,人为了享受,是宁愿接受风险的。大快朵颐一顿,吃点添加剂,和喝一顿白酒,抽烟比起来,哪样的危害更大呢?白酒、尼古丁可是明确的一级致癌物。
 

连白酒、香烟这些对健康有害但能给人带来快乐的东西,都还是有人愿意选择它们,他们也有这个权利。那么,预制菜呢?

 

有人说,预制菜将会一统江湖,消费者被迫吃预制菜,并且,吃同样的预制菜。原来去餐馆的时候,能感受到每一家菜品的不同,同一款酥肉,有些肥、有些瘦、有些淀粉裹得厚、有些复炸没到位、有些花椒多。但现在,每一家餐馆的酥肉都出自同一家预制菜厂家。
 

点一份外卖,走进一家高档餐厅,花的是现做的钱,结果吃的是预制菜,这显然不合理。一方面,法律可以规定商家必须明示。其实,不明示,市场也自会给出解决之道。那些不使用料理包的餐饮品牌,就会没有价格优势,那么,他们就会高调地宣称自己不使用料理包,并把料理包的存在揭示给消费者。于是,市场就会出现分化,分为“不使用料理包”与“默认不提”两类,就像标明了“现榨”的一定是新鲜的,但如果菜谱上只有“果汁”二字,很可能就是冲兑的。用新鲜食材现制的餐饮商家,可以通过视频、商誉保证等手段,让消费者明确知道,自己吃的不是预制菜。

 


 

所以,预制菜是市场提供的一个多样化的选择,它本身并不消灭多样化。市场不会消灭任何有效需求,不管是想吃没有添加剂的,还是想吃现制的,或想吃淡的、咸的、辣的、酸的,市场都会满足需求。正是市场经济的发展,使得人们的选择更多样。
 

以前,坐马车的时候,有些马跑得快,有些马跑得慢;有些马放屁臭,有些不臭;有些马脾气暴躁,有些马温顺;这就是很多人所谓的“行走的乐趣”,可以体会到不同的马。但汽车出现后,不同的车型,都用上了同样的发动机,大众EA211发动机、丰田4age发动机替代了不同的马。人虽然无法再体会不同的马,但不管是出行还是娱乐,人的选择更多了。人们仍然可以骑马,但也可以选择5秒加速到100公里的推背感。
 

农业时代,妈妈们会说,孩子是吃自家的牛挤出的奶长大的。现在,妈妈们会说,孩子是吃工厂生产的奶粉长大的。那么,这异化了孩子,还是解放了孩子?是异化了母子关系,还是解放了母子关系?实际上,在现代技术的帮助下,人类营养水平提升,母婴死亡率下降,这是解放了人,而不是异化了人。
 

所以,市场一直在解放人,预制菜,也是如此。

关键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