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博主点赞美女,错了吗?

曾于里
2022-10-12

曾于里

全文3000余字,阅读约需6分钟


如今的网络看似开放,实际上也在圈层化,无数的人形成无数个圈子。一直处于自己认知的舒适圈,很容易陷入信息茧房,强化已有认知,这种单一认知极易变成偏见。

 

著名科普博主@无穷小亮(下称“无穷小亮”)上热搜了,这一次不是因为科普,而是因为美女。

 

热爱科普的网友对无穷小亮应该不陌生,几年来,他负责打理的“博物杂志”微博号为网友答疑解惑,以其博闻强识、文风幽默而出圈走红,无穷小亮也由此走到网前,成为微博粉丝几百万、影响力巨大的大V。
 

不少网友认知中的无穷小亮睿智、博学、朴素、踏实,结果他竟然在微博上点赞美女微博。并且,从这个美女微博的晒照来看,蛮“性感”(中性说法)的。
 

于是,不少原本喜爱无穷小亮的人大呼“塌房”。他们的评价是:原来他私下这么“猥琐”,尤其在他已婚已育的情形下,这样的点赞行为更显得“龌龊”。
 

直到有人私信怒骂无穷小亮,他才发现自己手滑点赞了(他自己的说法)。无穷小亮在微博上贴出回应,说明了几点:他是手滑点赞;但他确实在微博上关注了两个美女;虽然有妻子有孩子,但看美女不意味着什么,他也跟妻子一起看美女;妻子能随便看他的手机,“有这样的信任,我看看美女,她看看帅哥,有什么关系?”

 

无穷小亮的回应,迅速引来很多大V的转发讨论,一条热转评论得到很多共鸣,“明星塌房:出轨、吸毒、嫖娼、参观靖国神社……科普博主塌房:关注了两个美女,点赞了一条美女微博。”

 

即使不是无穷小亮说的“手滑点赞”,他就“活该塌房”吗?

 


 

这起风波的导火索,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女性议题,即“男性凝视”——男性(包括无穷小亮的点赞行为在内)是否在“凝视”女性,并经由这种凝视束缚、绑架、规约女性对于身体与自我的认知,进而剥夺女性身体与精神的自主权?

 

众所周知的是,在漫长的古代社会里,这样的“男性凝视”无处不在,男性猥琐的目光始终在压抑女性。进入现代社会,随着女性主义思潮的崛起,越来越多女性意识到:我的身体我做主,女性的美由自己决定,女性要自我悦纳而非取悦男性……
 

这时就会遇到一个新的问题:打破“男性凝视”,是否意味着被男性欣赏的女性美,女性都要丢弃,否则只要男性喜欢,就又堕入“男性凝视”的怪圈?

 

当然不是了。这里要区分两个重要的概念,“凝视”与“欣赏”,“悦己”与“娱人”。追求女性主义,打破“男性凝视”,并非意味着男女之间就是你死我活的关系,男女之间也可以相互协作、相互支持、相互欣赏。也就是说,男性欣赏美女,再正常不过了,就像很多女孩也喜欢帅哥。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与任何主义都不冲突。
 

而对于女性而言,只要你展现出的美是“悦己”的,是自我接纳、充满愉悦的,那么哪怕你的美客观上“娱人”了,或者不幸遭到某些猥琐人士的“凝视”,也不是你的错。就像女性不想穿bra,或者穿着清凉了,那么她可以“美”,别人不可“扰”,谁“扰”就应该怪“谁”去。

 


 

回到“无穷小亮点赞美女”这起风波,其实我们可以理解那群批评者的出发点,哪怕他们的批评显得“极端”。就像旅美作家荣筱箐所说的,“我们现今遵循的惯常逻辑是建立在弱势群体的基本权益已经得到保障的前提之上,但这个前提根本就是个幻象。”也就是说,女性摆脱“男性凝视”、女性的“悦己”,现在仍没有实现。譬如微博上对女性评头论足的声音比比皆是、女性公共场所穿着自由仍有许多阻力、男女之间纯粹的相互欣赏仍然过于理想化。

 

这时,一些女性会发出看上去激进的呼吁,为此她们往往被冠上“极端女权”的称号。然而,“所有的得寸进尺、双重标准、逻辑混乱,其实只不过是为了跟一个同样得寸进尺、双重标准、逻辑混乱的世界抗衡,她们所要求的‘特权’,其实只不过是为了向平权的最终目标稍稍前移一点”(荣筱箐)

 

这就是鲁迅先生说的,“中国人的性情是总喜欢调和折中的,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须在这里开一个窗,大家一定不允许的。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来调和,愿意开窗了。”若是平日里呼吁男性不要猥琐“凝视”,可能很多人都不理你,那么走极端一点,大喊男性连女性的美都不能“欣赏”,这时公共讨论就会居中一点,说“凝视”不可以,但“欣赏”是可以的。你看,这时不要猥琐“凝视”的呼吁是不是就达到了?

 

从这个层面上看,“极端”有时是“弱者的武器”。极端固然应该警惕,但也应该看到极端背后的群体困境。

 


 

不过,在当下的舆论语境中,极端论述还是会引起普遍的担忧,主要是因为,这种极端思维渗透在各种讨论当中,并且绝大多数的极端并无什么其他不得已的用意,纯粹就是极端。一旦极端思维泛滥,会导致宽容氛围稀薄,进而使得整个社会愈发保守。

 

所有的极端论述,几乎都在逻辑上陷入滑坡谬论。鲁迅先生另一段话精准概括了这种滑坡谬论:“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国人的想象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

 

换言之,一件事如果是A,滑坡谬论就会从A推导到B,从B推导到C,从C推导到D……从D推导到Z,最后得出结论,A必然导致Z。本来A可能只是一个很小的事情,Z可能是最坏的结果,但这样一来,整个逻辑链就变成A会导致最坏的结果Z发生。

 

“无穷小亮点赞风波”中,A是“无穷小亮点赞了一个美女的微博”,在滑坡谬论中,A=已婚已育的博主点赞美女微博→行为不单纯、思维太猥琐→他是渣男→渣男掩盖在科普博主的面孔下,更显渣男的隐蔽和邪恶→误导青少年,必须拉黑。亦或者,A=科普博主点赞大胸美女微博→原来有知识的人也凝视女性→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哪怕你学富五车→远离所有男人、否定所有男人……

 

他们同样用这样的滑坡谬论来形容被无穷小亮点赞的那个美女:美女在微博上晒自己前凸后翘的身材→打擦边球迎合男性,“不正经”→胸大无脑,太low→科普博主竟然也喜欢这么low的东西→败坏女性形象,加剧女性被凝视……

 

在这个滑坡谬论里,一些女性或许没有意识到:她们对女性的刻薄评价,恰恰是取消了女性“悦己”的权利,并以单一的评价尺度剔除女性的多样可能性。

 

不难发现,滑坡谬论之“谬”,根源在于它将A与B之间可能存在的因果关系,变成了必然关系。就像一个已婚男性点赞一个美女微博,背后的确可能存在种种动机,“他是渣男”是多种可能中的一种,但并不是唯一一种。滑坡谬论则把这可能的一种作为唯一,不断往下推演,最后就会把一件小事演变成可怕的大事。

 


 

在如今的舆论空间里,这样的滑坡谬论并不鲜见,很小的事情上纲上线后都变成敏感的大事。商场里看到内衣广告,就怒骂太暴露,影响小孩,难不成内衣内裤广告都要裹得严严实实?童话书里有少男少女美好的情愫,就觉得这误导孩子,如果这都是洪水猛兽,性教育该怎么展开?对某个政策提出建议,就立即被质疑是不是立场有问题、是不是屁股歪了,这是连公众的知情权、参与权都成原罪了吗?
 

极端思维一旦主导公共空间,结果就是,大家都更保守了。因为大家都怕A被推到Z,大家不断自我审查,愈发谨小慎微、瞻前顾后、畏首畏尾,这个A就愈发萎缩。所有A都愈发萎缩,哪里来的宽容氛围、多元声音和深刻讨论?

 

正是出于这样的顾虑,我们才需要对各种极端的论述保持更多警惕。可以理解某些极端言论背后有其不得已,但在持有一定理解的同时,还是有必要强调,我们不应当支持极端思维的泛滥。毕竟,宽容是自由的前提,没有宽容便没有自由。

 

对于公众来说,要走出滑坡谬论,一方面要谨记一个基本原则——就事论事,A就是A,若A会导向很多种可能,就不要简单粗暴地论断A只能导向B甚至Z。另一方面,如今的网络看似开放,实际上也在圈层化,无数的人形成无数个圈子。一直处于自己认知的舒适圈,很容易陷入信息茧房,强化已有认知,这种单一认知极易变成偏见。

 

是的,我们有必要走出圈层,去见识、去接纳更广阔更复杂的人性与世界。


关键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