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灾来袭时,一场对郑州听障者的场外接力援助

卢梓淇
2021-09-05

卢梓淇


全文3800余字,读完约需8分钟


7月20日当晚7点左右,身在重庆的彭霖倩通过网络新闻得知郑州遭遇了特大暴雨,并继而引发洪灾。她立即和平日里一直保持联络的公益同行进行沟通,希望能及时地为郑州当地的听障人士提供支援。综合整理微信群内的信息后,当晚9点,彭霖倩联系上之前就有过合作的手语翻译志愿团队,让他们尽快制作出专门提供给听障人士使用的洪灾自救科普视频。志愿团队熬夜直至凌晨2点,完成了两段视频,于22日将它们合为一段,发布在公众号“你看起来好动听”上。洪灾自救科普视频,从策划、制作到发布,整个接力过程用时不足3天。


这种高效,背后凝结着的是志愿者团队的长期磨合与对特殊群体的持续关注。

▲ 20日当晚的微信群聊。© 作者供图


▌迅速组建的志愿者团队


彭霖倩所联系上的手语翻译志愿团队,名为“KNOW DEAF - 郑州洪灾救援科普小组”(下文简称“KNOW DEAF科普小组”)。“KNOW DEAF科普小组”的手语翻译工作人员主要来自郑州工程技术学院手语翻译系和重庆师范大学特殊教育专业,并另外设有视频剪辑组、信息收集整理组、传播组与配音组。“KNOW DEAF科普小组”希望自己制作出来的灾害自救科普视频不仅能帮助到听障人士,还能惠及视障人士,所以增设了配音组给视频配音。

▲ “遇到洪灾陷入危险,如何利用矿泉水瓶自救?”视频截图。© 公号“你看起来好动听”


这是一支2020年1月为武汉疫情组建起来的志愿者团队,之后队员们天南海北地继续自己的生活和工作,为了郑州洪灾,他们很快又重新聚集到一起。


身在重庆的彭霖倩有一位好朋友是郑州工程技术学院的毕业生,目前正在重庆师范大学任教。因此彭霖倩对郑州工程技术学院的手语翻译系一直是有所了解的,但并没有实际接触过。直到2020年初国内新冠疫情爆发后,她才意识到互联网上的很多防疫视频是没有字幕的,而且大部分听障人士的受教育水平并不高,只看文字资讯并不能准确理解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他们遇到了更具体的问题,便会因为身边缺少手语翻译者而求助无门。所以她萌生了组建志愿团队,根据听障人士的特殊需求来做防疫科普与远程援助的想法。


她很清楚地记得,在武汉封城的第一天(即2020年1月23日)当晚,她从全国各地找来了各种志愿者加入到这支团队当中。里面除了有上述的手语翻译者,还有CODA(Hearing Child of Deaf Adults,听障家庭中听力健全的子女)、社会上的听障者与听障大学生、特殊教育领域的从业者等等。不过由于彭霖倩在早期缺乏组建志愿团队的经验,工作对接上出现不少失误,团队一度濒临解散边缘。而志愿者们的支持与体谅,尤其是他们始终关怀听障者特殊需要的善意,使得团队能继续运转下去,做出了第一支疫情快讯手语视频。在那之后,他们持续地对听障群体服务了近三个月,覆盖到老年人、孕妇、儿童等,并对接了一批由红十字会提供的消杀物资,给到身处武汉的听障家庭。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这种协作模式开始定型,志愿团队在这三个月的工作中相互磨合,工作效率不断提高,才有了7月20日当晚的神速接力。


7月17日以来,河南出现持续性强降水天气,全省大部出现暴雨、大暴雨。而在20日当天,郑州更是出现了局部特大暴雨,16-17时这一小时内的降雨量达到201.9毫米。郑州常年平均年降雨量为640.8毫米,做个简单的换算,郑州在这1个小时里下了往年4个月的雨。这样突如其来的强降水天气,使得郑州洪灾的发展速度远超所有人的想象。


在极端灾害面前,时间就意味着生命。而听障人士作为长期受到忽视的群体,在这种危急状况面前,他们的特殊需求更容易被忽略,继而更可能导致伤亡事件的发生。比方说,听障人士听力受损程度各有不同,有一些听障人士戴上耳蜗后还是可以听到一部分的声音。而救援者这时候如果发现对方可能有听力障碍,首选的应当是使用一些小卡片或者简易的图片来交流,或者使用手机打字交流。如果不得不语音沟通,救援者应当尽可能大声地说话,语速也应当慢一点。另外,在接到电话求助时,如果感觉对方的口音很奇怪或者听起来像是电子音,也不应该轻易挂断电话。许多听障人士发音不够清晰,普通话并不标准,还有一些人是使用智能手机的AI通话功能,这也会产生延迟性,影响信息输出。所以救援人员需要意识到电话那头可能是听障者,耐心跟他们沟通,反复确认信息,也可以改用短信的方式跟他们进一步沟通。

▲ “暴雨自救手册”视频截图。© 公号“你看起来好动听”


自己就是听障者的彭霖倩深知很多前线救援者对听障群体的特殊需求缺乏了解,意识到自己需要支援郑州当地受灾的听障人士。因此,当晚她立即联系了“KNOW DEAF科普小组”去制作手语版的洪灾自救科普视频,还在“你看起来好动听”上写了一篇针对特殊群体救援的简易科普,向社会组织普及一些基本常识。


“KNOW DEAF科普小组”目前的负责人是王梦豪,今年刚从郑州工程技术学院手语翻译系毕业,目前在深圳工作。彭霖倩20号当晚就是直接找到王梦豪来对接手语视频制作工作的。“KNOW DEAF科普小组”目前有19名志愿者,其中有3人已经工作或正在打暑假工,4人正在准备考研,所以他们主要是在下班后进行工作。“KNOW DEAF科普小组”的大部分成员,都曾参与过2020年初新冠疫情防控的志愿工作,所以王梦豪在20日当晚没花多少时间便临时组建起这支志愿团队。而据王梦豪所说,其中一段视频的手语翻译者当时一接到任务后,是马上从床上爬起来拍摄的。彭霖倩听到这个事情后感慨良多。在她看来,这些手语翻译专业的学生,因其学习与实践的经历,的确更能体会到听障群体的艰难,因感同身受而具有更强的志愿服务意识。


除了制作手语翻译视频来科普洪灾自救知识以外,王梦豪还曾接到过一个被困在郑州当地的听障者的求助。王梦豪以前曾经为这位听障者提供过服务,他目前正在创业,20日当晚在郑州谈生意,被困在酒店里,不仅工作被耽误了,而且无法回家。当时他不太清楚外面的情况如何,感到很恐慌,便立即给王梦豪打了微信视频通话向其求助。王梦豪根据当时自己查到的资讯,告诉他非必要不要出门,囤积充足的干净食物与水,并且告诉他一些应急的清洁方式,告诉他,要回家的话也需要等到通路后确保安全才回家,不必着急。


除了向主动求助的听障者提供支持外,“KNOW DEAF科普小组”的志愿者们也主动联系自己以前提供过服务的郑州当地听障者,提前告知他们非必要不出门,以及如何自救。


▌救援也要有专业性


“KNOW DEAF科普小组”的手语翻译者周欣洁在为受灾者揪心的同时,也在反思救援工作的专业程度。四面八方的救援队与志愿者进入郑州开展救助工作,让她真切地感受到“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但看到贵州救援人员何国勇在新乡救援时不慎触电而丧生的新闻,她感到非常痛心,也更加明白,在灾害面前,只有勇气和热血是不够的,需要冷静分析、合理救援。这也为什么救援工作需要走向专业化,志愿者也同样需要具备足够的专业知识来开展救助。


这也是卜一凡在参与救助信息对接工作时学到的事情。卜一凡是天津理工大学聋人工学院的学生。因为正在放暑假,他有比较多的空余时间。起初他在朋友圈上看到招募河南救灾线上志愿者的信息,主要工作是核实并录入求助信息,然后对接给救援团队。他原本有些犹豫,因为他也是听障者,担心会因为自身的障碍而耽误了救援工作。但他始终牵挂着受困者,也相信无论是谁,都可以发挥出自己的一份力量。最终他加入这个群里,成为信息核实志愿者,根据已经收集到的受困者信息来联系对方,了解最新情况,实时更新。


核实信息团队的负责人教他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向受困者核实信息时,千万不要一上来就打(视频)电话给对方,而是要先发短信。如果短信长时间没有回复,再尝试电话联系。因为在这样的关键时刻,如果受困者的联系方式已经在网络上公开,会有非常多的人给受困者打电话尝试取得联系,但通话会快速地消耗手机的电量。一旦受困者手机没电,在断水断电无法充电的情况下,不仅信息核实的志愿团队无法联系上他们,最关键的是,前线的救援队也无法联系上受困者。


在工作的过程中,他发现信息核查团队收到的文件里有一些求助信息是重复的,这会让志愿者浪费不必要的时间,也消耗受困者更多的手机电量。因此他提出了要在核实之前先进行信息查重。也得到了团队其他伙伴的赞同。


在志愿工作的这段日子里,他每天投入大量的时间来参与工作。但另一位志愿者告诉他“助人者先自助”,不要过度投入到志愿工作当中,否则身体跟不上的话反而没法帮助到更多的人,他便接纳了这个建议。


▌面向听障者的灾后重建


如今河南洪灾的前期救援工作已经基本结束,灾后重建正在陆续开展。彭霖倩表示,在对听障者的支持上,后续除了会继续对接当地物资派发以外,还打算联同国内几个关注残障群体的公益组织,共同发起并撰写《灾害期间的残障人士应急与救援手册》。她还打算和国内的一些公益基金会合作,发起公益项目,对国内的救援队进行相应的救助培训,让救援队能在关键时刻更加了解残障者的需求,为他们提供更有效的救援。


而“KNOW DEAF科普小组”仍在公众号“你看起来好动听”上持续发布手语翻译视频,向听障与视障群体科普,遇到洪灾时要如何自救。截至目前已经发布了三条视频推送,内容包括如何在暴雨中自救、被洪水浸泡后如何清理身体、如何利用矿泉水空瓶来制作简易救生衣等。王梦豪说,“KNOW DEAF科普小组”的志愿者们也会根据彭霖倩提供的信息,在郑州当地对接救助物资。


而卜一凡在参与志愿工作的过程中,对公益工作有了更深刻的体会,看着身边接触到的全职公益人以及他们的工作状态,他对自己的未来职业规划有了更具体的想象。卜一凡原本就是志愿团队“援梦之声”的成员,这次参与了规模更为庞大,也更为专业的志愿协同工作后,萌生了要成为全职公益人的想法。虽然作为听障者,工作当中始终会有所受限,但如今的卜一凡看到了自己身上更多的可能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