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搜索到相关结果8条相关结果

在脊髓损伤者生活重建营里,我看到蝴蝶破茧重生

张馥兰2021年5月,经南都观察介绍,我在新起点公益主办的“脊髓损伤者生活重建训练营”中体验了三天。在这里,我走近脊髓损伤者,了解他们在轮椅上的生活和挑战,看见了他们的绝望和希望。▌凿开那扇玻璃新起点...

张馥兰

2021-07-02

疫情过去了,“武汉孕妈支援团”的志愿者仍然在陪伴

作者:张馥兰全文2900余字,读完约需6分钟在三月,很多产妇都是在晚上,甚至是午夜之后开始出现见红和破羊水等临盆症状。她们会问,这是要生了吗?现在要去医院了吗?有没事?迈入四月后,对于大部分中国人来说...

张馥兰

2020-08-17

一位七旬老人与他的麻风时代 | 国际麻风节

张馥兰,“麻风村口述史”项目发起人现在的年轻人甚至连麻风病是什么也没听说过。随着政府宣布大部分省份已经基本消灭麻风病,这种曾经让人们闻之色变的疾病似乎愈行愈远,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野,甚至,记忆中。然而...

张馥兰

2018-01-27

志愿者口述:武汉封城之初,帮助发烧的意大利少年回家

口述:田曦;访谈并文:张馥兰1月23日,武汉因疫情爆发而封城。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绿发会”)志愿者田曦一直在武汉一线参与运输防护物资、救助特殊病患等救援工作。他讲述了在武汉封...

张馥兰

2020-04-24

疫情下的盲人按摩师:武汉解封这天,我的孩子第一次出门晒太阳

作者:张馥兰;口述:余洋,向晨据公开资料显示,中国有1700多万盲人,按摩是他们最主要的就业渠道。在疫情下,盲人按摩师们的境况更为困难。两位来自武汉的盲人按摩店店长分别讲述了他们的故事。以下是他们的口...

张馥兰

2020-05-14

给“野保法”修订提建议:纳入公共安全目标,明确野生动物定义,扩大保护范围

采写:张馥兰我们最终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和全国人大环资委提交了以下几点修法建议:首先是立法目的,要提高到以保护为目的,并且纳入“公共安全”这一立法目标;明确定义,野生动物应该是未被人类驯化的动物,同...

张馥兰

2020-04-09

“我的蜜蜂都死完了” | 疫情下的蜂农转场困境

中国蜂农,常年与蜜蜂为伴,风餐露宿,拉着一箱箱的蜜蜂追着各地的花期四处迁徙。今年因为疫情影响,各地为防控需要,设置道路通行关卡,蜂农和蜜蜂的转场成了难题,很多蜜蜂因没法追花采蜜在等待无望中死亡,蜂农蒙...

张馥兰

2020-03-11

深圳高中生的口罩志愿行动,如何席卷北上广等城市

口述:范范;作者:张馥兰我在路上遇到了一个正在扫马路的大姐,和她聊的时候,发现她戴的N95口罩已经洗了两次了,都变形了。小金属条已经歪曲,也没有压住鼻梁,虽然叫口罩,但没有什么保护性了。发起这个行动,...

范范;张馥兰

2020-02-25

加载更多
加载中
TOP